穿高跟鞋才是真女人| 林心如张庭在列(组图)| 托尼| 女主持尴尬陪跪(图)| 江一燕欲捐物资往云南| 慰问北京特警| 筹备翻拍版| 恐怖试映| 张亚东等幕后加盟展时尚北京| 杨坤率最年轻战队应战(图)| 郭德纲变“健美先生| 邓紫棋否认骂哭湖南卫视工作人员| 《盗墓笔记》手游| 不会吧| 新蜘蛛侠加菲尔德与女友庆生| 三战确立江湖威名| 却被指撞脸HOLD住姐| 赵本山“炒央视| 分歧并非一朝一夕| 亭亭玉立尽得妈妈遗传(图)| 她是我心中最善良的女孩| 本是一匹狼| 梁咏琪催郑伊健造人| 金依萌携主创相约情人节| 织田裕二不做刑警| 三大美女对抗“职场潜规则(图)| 妹妹溺水| 声线干净赛梁静茹| 经纪公司称将强硬应对| 台歌手黄嘉千3岁混血女儿萌照曝光(图)| 抱白菜卖萌惹人爱| 著名歌唱家音乐教育家周小燕去世| 陈思诚表白“争头条| 孙俪闫妮郑爽群芳争艳| 山东卫视热播| 40岁朱莉自曝更年期提早到来| TM| 委内瑞拉小姐亚军纳瓦为瘦身| 美国选美小姐正式下海拍A片| 明星家暴反思录|

神木:突出特色精细管理 打造绿化城市升级版

该片一经播出,在海外引起广泛热议,激起了无数外国人对中国新时代的探究热情。

TAG

RSS订阅

收藏本站

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中国散文网 > 散文大全 >

散文家吴伯萧与那纸旧婚约(组图)

发布时间:2018-10-20 12:30 类 别:散文大全

2011年被媒体报道过的吴伯萧故居,有些破败。(资料片)

散文家吴伯萧与那纸旧婚约

2011年被媒体报道过的吴伯萧故居,有些破败。(资料片)

吴伯萧(1906—1982),也称吴伯箫。原名熙成,笔名山屋、山荪,山东莱芜人,是我国现代著名文学家和教育家。本文叙述的是吴伯萧自己一生不愿提及的那段旧式婚姻的故事。


  吴伯萧(1906—1982),也称吴伯箫。原名熙成,笔名山屋、山荪,山东莱芜人,是我国现代著名文学家和教育家。本文叙述的是吴伯萧自己一生不愿提及的那段旧式婚姻的故事。

  李心田

  山东莱芜,吴家花园村(也称吴花园村),一个普通的院子,院子里那株石榴树,坐读了发生在它眼前的一出悲剧。剧中的男主人就是现代著名散文家吴伯萧,女主人是他完过婚而没同居的第一个妻子刘淑德,配角是吴伯萧的老父吴式圣。

  退婚不成

  吴伯萧长跪石榴树下

  1925年,在曲阜师范刚刚毕业的吴伯萧回到家中,父亲要他与童年下聘的刘淑德结婚。这婚事当即遭到吴伯萧的反对。斯时,他和许多热血男儿一样,打着反帝反封建的旗帜,正是激水三千的时候,怎能让老式的婚姻羁绊终生呢?更有调侃意味的是,他在学校刚刚参与演出《子见南子》,那反封建的声音还未绝于耳,怎好转过脸来低头入彀?他要求父亲退了这门亲事。

  父亲是个讲信义重礼节的读书人,女方的父亲与他有金兰之交,儿女姻亲早已定就,完婚的日子也已定下,怎好平地里无缘无故地提出退婚呢?这于理于情都是说不通的。假如真的翻脸毁约,我吴式圣往后还怎么在乡里住,我还怎么抬头见人?就算别人不指着你脊梁骨骂,自己不也亏心吗?他就劝吴伯萧,说对方家庭怎么好,那姑娘如何贤惠美貌,结了婚定是个美满家庭,这与新思想并不相悖。

  吴伯萧就向父亲解释,说他不是嫌弃女方,而是自己志在四方,现在还年轻,不应以妻室累身,也不愿以婚姻累他人,现在散开,落两个自由身,于人于己都有好处。

  父亲不允。

  吴伯萧便跪在堂屋门前求。

  父亲还是不允。

  吴伯萧便长跪于庭前的石榴树下,不吃不喝。

  父亲恼了,声言除非自己绝了这口气,叫他毁约负人,他是办不到的。吴伯萧极孝,怕把父亲逼出意外,只好勉强答应,按期完婚。

  婚礼是按常规举行的,但吴伯萧不愿进洞房。晚上,客人散去了,他拿了个小板凳在院中那棵石榴树下默默地坐着。直到鸡叫了,娘来了,拉着他,把他推进了新房。可是他拉过被子蒙上头,闷不作声。新媳妇怯怯地坐在床头,直到天亮。

  新婚第三天,

  新郎离家出走

  白天在尴尬中过去,第二天晚上,新房的红烛亮了,吴伯萧还是拿了个小板凳在石榴树下静坐。夜深了,好心的表嫂把吴伯萧推进新房,并留在窗外听。新房里只有烛影摇红,却是一片沉寂。原来吴伯萧又蒙头独睡了。

  到了第三天晚上,吴伯萧还是在那棵石榴树下默默地坐,可是到了天明,他离家出走了。

  这三天,新娘子刘淑德是怎么度过的,人们可想而知。直到数日后,她才知道夫婿已弃她而去。那新房里的长命灯,每晚上还照样地亮,可是只照那孤孤的清影。

  一个月回门,是新媳妇单独去娘家的。人们以为她回去就不回来了。吴式圣甚至盼着她不再回来。可是刘淑德回来了,虽然她眼角发青,但她眼里没有泪,干涩的眸子还带一点装出的笑容。

  早晨,媳妇到公婆门前请安,问爹、娘您好,起了吗?再把洗脸水端到屋内。晚上,收拾完屋里屋外,又把灶里温好的热水盛到木盆里,送到床前,让二老洗脚。夏天支帐篷,冬天送炭盆,知寒知暖,一口一个爹,一口一个娘。

  痴心的媳妇

  就是不改嫁

  一日复一日,一年复一年。

  长年不回娘家,她只有在二月二才回门去省亲。亲生的爹娘心疼闺女,想让闺女多住几天,但刘淑德不多住。西邻的姑娘出嫁一年多,抱了个白胖娃娃回来,娘不愿给女儿讲,怕女儿心酸。东邻的姑娘姑爷双双回来了,爹不愿向女儿说,怕女儿伤心。不说这,不说那,住罢三天,拜别爹娘,又回到吴家。

  人们背后议论刘淑德,说她痴,干吗那么苦熬苦等呢?刘淑德有她的想法,她认为天塌下来也不能对不起吴家老人。老人为这门亲,儿子跪死门前都不松口,大红花轿抬来了,再背过脸走出去,太负老人的一片心了。儿子已经走了,媳妇无论如何也得留下来。留下来,一个人尽两个人的孝。

  当然,也不是不伤心不掉泪,泪都在夜里流,把泪哭尽,白天眼里干干的。

  老人也后悔了,他不悔儿子的出走,却悔一个善良的女子像花一样在他面前一天天枯萎。屈指一算,刘淑德嫁过来已整整十年了,十年如一日啊!第十个二月二就要到了,晚上,趁媳妇也在跟前的时候,他向老伴讲了个故事。他说,孔子娶妻亓官氏,为孔子生了一儿一女,可是后来孔子周游列国,长年不在家,亓官氏便离开孔家,另适他人,圣人家也有改嫁的。听了这个故事,刘淑德当着公婆的面哭开了,她哭着说,爹您别撵我,我侍候您一辈子。

  刘淑德与郭静君,

  两位妻子的交往

  吴伯萧离家出走,看来是胜利了。他战胜了旧婚姻,也战胜了自己,但他面前总像阻隔着什么,十年没回过家。原先不入洞房,只身出走,也有他的想法的:父命难违,先形式上完婚,给父亲一个台阶;完婚而不同居,两个童贞,双方都保留了自由;时间长了,女方耐不住,会自寻伴侣的;时代不断前进,大环境变了,大家都不愿做旧礼教的牺牲品,这婚事也就自然解脱了。既然是书生,就有书生之见。

  在青岛教书的时候,吴伯萧与郭静君女士恋爱了。这是倾心相爱的一对,他们于1934年结了婚。对于吴在农村的那桩婚事,郭静君是理解的,但她同情那群山环绕的村庄里,有一个无辜的姐妹受着孤独的煎熬。她通过别人写信给刘淑德,开导她,希望她离开吴家,另辟一个新的生活。但是刘淑德不答理,她要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,认为这样,才被人看得起。

  十年,二十年过去了,郭静君和吴伯萧便共同背起了十字架,她对刘淑德不只限于同情,甚至产生一些敬意。过去,以为刘淑德是一位弱女子,后来才看出她是一位坚强的女性,尽管这坚强用的不是地方,但仍不失为坚强。出于某种责任感,郭静君经常给刘淑德寄钱。刘也托人复信,感谢郭静君是个好人。

  1944年,吴家二老相继去世,刘淑德尽了儿媳的孝道,给老人送了终。又孤独地生活了24年,于1968年默默地离开人世。直到今天,左邻右舍还夸奖这位善良和蔼的老大姑娘,说她是个好人。

  大家都是好人。

  谁也不怨谁,

  可是又互相伤害了

  我们不必称吴式圣为高老太爷,只能说他忠于自己的信仰。他做过县督学,他信曾子的“吾日三省吾身,为人诺尔不忠乎?”他不能不忠于他人。他守信,“人无信不立”,“人无信不知其可也”,他不能翻脸不认账,他守在他的大门槛上。

  我们也不必称刘淑德是封建礼教的不二贞女。作为牺牲,她被摆在封建婚姻的祭坛上,这是事实。但这是她所愿的吗?她是上世纪三十年代一位乡间女子,在拜花堂的时候,她曾偷看了新郎吴伯萧,她看中了那风度翩翩的学生,从那一刻起,就认定自己落了个好丈夫,这辈子落进福窝里了。丈夫不进房,她不知为什么,丈夫出走,她也不知为什么。出走,还能不回来了吗?回来还是自己的丈夫,等吧,总会有那么一天的。说她痴心,倒是可以的,因为她心里的天地只有那么宽,吴家花园村四周都是山,山上的天空就是那么大啊!所以,她迈进吴式圣家的门槛,便再也迈不出来了。

  吴伯萧是从那大门里挣脱出来的,但是六十多年,他再回不了自家那门。严父立在大门中间,旁边又多了刘淑德守在门口,门是森严的。难道能说吴伯萧做得不对吗?人们称赞那个时期的叛逆精神,他不但具有叛逆精神,而且是践行者。事实上,吴伯萧的出走,正是他革命的出发点。他1938年去了延安,后来在文学界教育界的成就,也恰恰是证明。

  那么,怨谁呢?

  谁也不伤害谁,可是又互相伤害了。

  这就是历史。历史的某个阶段,造就了那典型环境下的典型人物。


  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,好心人也会制作出悲剧来。

  2018-10-20,作为散文家和教育家吴伯萧的故居,在他的出生地莱芜市吴家花园村向观众开放。在外逗留60多年的吴伯萧又魂归故里,并在此留下他的历史地位。当年我怀着景仰的心情到故居参观。知情人告诉我,上房的西屋,就是当年吴、刘结婚用的新房。室内陈设依旧,只是那女主人已悄悄离开人世了。在墙壁上,我没见到她的照片,却在那张硬木红椅上看见了她的身影,她背着人,肩头一动一动。

  在院子里,我想寻那株石榴树。吴伯萧曾在下面长跪,又连坐了三夜。可惜,石榴树没了。

, 陌上花开,可缓缓归矣, 席慕蓉《无悔的青春》配乐
日本演员宇津井健去世 希望丈夫不要影响舆论 杨鹤通 称自己赤裸身体走上诱惑 马奔腾 高子 欢乐指数直线飙升 翻拍剧应尊重历史 翠翠 轻吻默多克脸颊致谢分别
名单仍未最终确定 揭其二进宫背后原因(图) 片名跟风观众晕 狮门影业和团购网站合作售电影票 冯绍峰Ella柳岩穿越“豪门 小马奔腾李明获誉 表态 《米-闪》 P全员 广末凉子忙新恋情儿子丢娘家 票房成影史第七 成都首映门票“洛阳纸贵 终结篇动作场面集中